作者|辛夷坞: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时间:2020-10-13 13:4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原名蒋春玲,1981年8月4日出生于广西桂林,内地女作家,2004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法商学院社会工作专业。 当下最炙手可热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其所有作品均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并陆续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累

  原名蒋春玲,1981年8月4日出生于广西桂林,内地女作家,2004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法商学院社会工作专业。

  当下最炙手可热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独创“暖伤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说,其所有作品均长居销量排行榜冠军位置,并陆续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累计销量突破300万册。

  2011年7月始,辛夷坞在北京儒意欣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全新推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等修订精装典藏版。

  辛夷坞自小热爱阅读,她的梦想很平凡成为超市售货员或者是老师。正如她的文风,素材皆来源于生活,是我们大众的都市文化和消费文化,不哗众取宠,简单朴实,但往往最易让人产生共鸣,打动人心。也正因为如此,辛夷坞写的是青春小说,但却从一众青春小说中脱颖而出,能让人反复阅读而不感到乏味。

  辛夷坞可以把一切惊心动魄的情节写的沉静,而这份沉静与被埋藏在笔下的惊心动魄往往又形成巨大的张力,就如平静的湖面深处的暗流涌动,让读者的内心随之波动起伏。

  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来到大学。可是当她联系林静的时候,却发现出国的林静并没有告诉她任何消息。生性豁达的她,埋藏起自己的爱情,享受大学时代的快乐生活。却意外地爱上同学校的陈孝正,板正、自闭而又敏感、自尊的陈孝正却在毕业的时候又选择了出国放弃了郑微。

  几年后,林静和陈孝正都出现在郑微面前,而工作后的郑微也纠葛在工作、感情甚至阴谋之中。郑微感情的天平,会倾向于哪一个呢?

  苏韵锦爱上了高中同学程铮,程铮也深深爱着她。但是家庭背景不同的二人,生活上的差异要彼此分开。而韵锦在分开之后才发觉有了程铮的孩子。个性强的韵锦没有告知程铮。在几年后,韵锦事业有成发觉程铮又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们的爱情会开花结果吗?

  妖艳的止安是一团火,柔软的止怡是一汪水。纪廷就在这水火之间,辜负了水的温柔,却无法触及火的热烈。

  或许是可以触及的,只是太过滚烫,所以更多的时候只是远望。如果他不顾一切,那火将焚毁的又岂止是他一个人的身?

  为了报复,也是因为疲惫,止安选择了远离。可逃得越远,也意味着她的不安越深。

  这才发现自己走得那么急,竟然是因为不敢回头,害怕蓦然回首,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那个少年。

  曾经在山月的清辉下,年幼的他们并肩坐在溪涧的边缘,叶骞泽说:〔向远,我们水远不会分开。〕喧嚣浮华的城市中,向远披荆斩棘朝梦想而去,终于嫁给了心爱的那个人,也拥有了梦寐以求的财富。然而,记忆里的山月只在她一个人的心里散放清辉,于他而言,只是遇风而碎的泡影。把心里最柔软的角落给了他,为他实现一个个愿望。他一步步进,她一步步退……当山月的前尘旧梦终被践踏得面目全非,绝望的她爱极生恨,断然命令绑匪撕票……山月虽好,注定不能留在身旁,而自幼依恋向远的叶昀会是她的最后一缕晨光吗?

  年轻检察官韩述刚刚升迁,正是事业春风得意之时,他与大大咧咧的“女朋友”朱小北以婚姻为前题的“恋爱”正由友谊升华为甜蜜。活了二三十年,他从没栽过什么跟头,只除了一次——那就是谢桔年。仅这一次,摔得太重了,让他永世难忘,对那个站在被告席上的女孩,满怀深深的愧意。

  在某一次意外的邂逅里,他的大脑仿佛被记忆击中,与他的震愕相对的却是桔年平静如斯的态度。她牵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女孩回家,女孩子十来岁模样,面容清丽……那是她的女儿?他的女儿?

  谢桔年活在与韩述截然不同的世界,这是天生注定的,她无法忘却巫雨——这个如同在阴暗中滋生的杂草一般顽固的生命是怎样在自己眼前毁灭的,更无法忘却韩述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那道不可磨灭的痕迹,这痕迹化为骨肉之躯,十一年来日日夜夜折磨着自己,当非明一次次地质问她:“姑姑,我的爸爸是谁?”,她无法面对女儿那双渴望的眼睛。

  巫雨是永远活在桔年记忆中的人,在她心中,巫雨是她凉风秋叶的梦幻故事,是她俊俏邪气的“小和尚”,是拉着她飞奔过疯长草丛的初恋。她不管巫雨是不是别人眼中“杀人犯的儿子”,是拉着她飞奔过疯长草丛的初恋,是将她从禽兽林恒贵手中救出的大侠。当一切面临毁灭和重生,韩述成了懦弱背叛的代名词,而巫雨像桔年青春年少时驻足的最后一抹长身玉立的身影,永远活下来……

  他有穷困的童年,没有为爱痴狂的勇气;她有最灿烂的笑容,没有对残酷现实的感同身受。所以他和她,有最伤感的幸福,只期待在回忆的尽头相遇。

  从他成为她家养子的那一天起,他只会亦步亦趋,不会有哪怕一步的逾矩,却为了她,瞒天过海,偷尝爱神无意间洒落的丝丝甘甜,就算饮鸩止渴,也甘之如饴。.而在那最最甜蜜的往昔啊,他却没有说出过一句“我爱你”……

  他和她在一起,有一种孤零零的温暖,好像在失落的世界里相依为命,只有彼此,不可替代。

  赵旬旬想要的婚姻,是一座围城,哪怕没有激情,却有她最渴望的安稳。但她没有想到,曾一心一意皈依的人间烟火不过是泡影,幻城摇摇欲坠。带着爱与恨归来,池澄绞尽脑汁地算计,让赵旬旬失却所有退路,只是因为,那条唯一的退路,就在他的怀中。他是带给她毁灭的风浪,也是她无法抗拒的青春狂澜。当失却了最后一滴水,沙漠里的浮城,是否也能成为最终的归宿?

  你心中是否也有这样一个人?他离开后,生活还在继续,他留下的痕迹被平淡的日子逐渐抹去。你很少想起他,没有他也能过得很好。然而在那些个猝不及防的梦里,他又出现在你的身边,第一次说出分别后的悔意,你面带胜利者的笑容转身,醒来后却只想痛哭一场。

  苏韵锦忘不了程铮,正如程铮忘不了苏韵锦。遥远而明媚的青春年华里,莽撞少年向羞涩女孩第一次笨拙地表达他说不出口的爱意,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玩一场你追我逃的游戏,她希望他放开自己,然而当他真正松开手,她比谁都疼。

  谁说灰姑娘都在期待那只水晶鞋,就算找到王子,还是要走进童话里从未提及的平凡生活。你要捱得过几次天崩地裂的折磨,才能抵达天荒地老的幸福?

  如果他是镜子,那她就是灯。这样,她就可以照亮他,并且在他的折射里也看见光芒。

  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

  在遇见丁小野之前,封澜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

  那天,丁小野蓦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危险又诱惑的笑容,让她想到了某种兽类。她恍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年轻的男人仿佛是荒原里并行的两只野兽,万籁俱寂,月色如钩,只有呼吸间相似的气味和体内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杂荡然无存,存在的只有两个温热的躯体本身,她愿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进肚子里。

  “包括自投罗网的吗?”明知他不靠谱,她还是放任自己打了针强心剂,只因那颗心为一个人怦然而动的感觉太过美好。

  二十岁才得到心爱的洋娃娃,四十岁才买得起俏丽的裙子,六十岁重遇初恋时的人……这又有什么意思?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

  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天的祁善和周瓒,从小就被两家长辈视作“小冤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迟早是会在一起的。哪知他们竟将这样亲密的发小关系维持了整整28年。

  对祁善而言,周瓒就像一只张扬夺目的风筝,天性逍遥。她知道风筝的线始终牵在自己手中,可是风筝再美,飞得再高,人人都夸,有什么用。不管风从哪个方向吹,他不在身边,她有的只是那根线。她真正想要的却是一个稳定的伴侣和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

  她想,都28年了,她应该是可以对他“免疫”的。所谓“免疫”——中过毒,幸未死,从此心有无私天地宽。

  周瓒从来不信祁善会爱上除了他以外的人,他曾以为祁善翻不过他的五指山,可后来才发现,如果祁善是孙悟空,他却并非如来佛祖。他更像白骨精,无论披上哪一张皮,在祁善的火眼金睛下都无所遁形。

  做朋友仿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可在感情方面他们却有着死穴。因为深知对方太重要,所以害怕任何一种不确定的因素来打扰,哪怕是爱情。

  他看过太多失败的感情,宁愿无拘无束地生活。然而经年累月,当他失去过,方渐渐明白:爱怎么会没有束缚。脱缰的野马天高地远,终究无所归依,她是他最后的羁绊。比起失去,他宁愿受她所制。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经典语录